潮声丨微短剧狂飙突进一年后,比拼“第四分钟”

2024-04-03 10:59

一分钟知晓剧情,两分钟情节跌宕,三分钟上演重生复仇……围绕霸总、重生、穿越等主题,以“直爽”为核心感受,时长短、节奏快的微短剧,一路狂飙。

据《中国微短剧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23年微短剧市场规模达到373.9亿,预计2024年将超过500亿。

大流量下,越来越多“玩家”进入这个赛道,监管也随之升级。快速突进近一年之后,微短剧到底带来什么变化?它的未来面向何方?近日,记者在影视重镇横店、微短剧专业影棚临影厂等地探寻,我们看到了微短剧“第四分钟”的样子。

“竖店”里的人们

“沸腾”的微短剧行业,让能满足场景、服装、器材、群演等影视产业链各环节需求的横店影视城,扎堆了众多微短剧剧组。因为微短剧画面基本上是竖屏,有人甚至调侃:“横店现在变成‘竖店’了。”

3月底,记者在横店影视城华夏文化园,就遇到4个微短剧剧组在拍摄。去年5月,嗅到微短剧风起,华夏文化园快速从文化型景区转型,改建设计出一批适合微短剧拍摄的场景。

微短剧剧组在横店影视城华夏文化园拍摄现场。记者 沈听雨 摄

在园区里,记者碰到一个正在拍摄的微短剧剧组。只见连廊一角,放着一台拍摄像机。镜头前,执行导演正在跟一位古装扮相的演员对台词,“‘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讲这句词的时候注意表情,语气要激动,跟着我读一遍。”

在这里,演员没有时间背词,执行导演念一句,演员跟着说一句,重复四五遍、调动起演员情绪后,就立刻开拍。一般情况下,一条“过”。

“微短剧节奏很快,每一集最重要的是埋钩子,吸引人往下看。”拍摄现场,饰演女主角的演员林青告诉记者,她从去年11月开始拍微短剧,到现在,已经拍了快10部。

刚开始时,整个人是懵的,竖屏跟横屏的拍法完全不一样。没那么多时间去铺垫情绪和状态,要求表演也更夸张。“我的最长纪录是连续拍了27个小时。拍短剧,能5天拍完绝对不用7天。”林青说。

“去年10月开放以来,每个月能接待50到60个微短剧剧组,最多时,一天接了十几个微短剧剧组。”园区负责人袁满说,传统大剧组对场景细节要求高,短剧因为成本低、拍摄快,置景通用化,给园区带来新机遇。

为了接待更多微短剧剧组,园区正把一部分室内办公室改造成会议室、医院等现代剧场景。袁满还有蓝图:打造一个“微短剧社区”——在拍摄的同时,引入影视公司、后期公司、选角公司等,以短剧产业链致胜。

横店影视城华夏文化园内置景。记者 沈听雨 摄

微短剧剧组拍摄一角。记者 林霄 摄

微短剧在最近这一年里,给了更多人机会。横店的不少群演,摇身一变,成了微短剧的制片人或导演。门槛低、成本小,使越来越多人涌进这个行业,“比起演烂剧,不如先被看到”。

王一帆是横店的一名特约演员,自2021年开始“横漂”以来,演过电视剧、电影,也演过微短剧。“工作天数和收入在增加,也积攒了很多的经验。”他说,不久前,自己还担任了一部短剧的副导演,放在以前他根本不敢想。

王一帆参演微短剧剧照。受访者供图

记者看到,在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安排办理演员通行证的时间,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队伍排到10米开外。公会负责人说:“来‘横漂’的人更多了,配合当下火热的短剧市场。我们甚至取消了从前女生注册办证要求是黑长发的规定,因为很多现代题材的微短剧需要短发女演员。”

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办证口。记者 林霄 摄

抓住机会的不仅有演员,还有横店本地人。拍微短剧的剧组,有些在大街上就能取景,当地人就把自己家的房子重新装修,租给剧组拍戏。

“去年3月,我们成立了微短剧专班小组,负责拓展拍摄基地、对接微短剧拍摄公司。”横店影视剧组服务有限公司基地运营相关负责人说,为了规范场景管理、提供更好的服务,开年以来剧服公司陆续跟一些私人拍摄地进行了合作签约。接下来,还会出台针对微短剧的扶持政策。

文旅微短剧,真香

许多人把2023年称为微短剧元年。

这一年,微短剧市场迎来爆发,从业者争相涌入赛道,作品数量井喷。行业的无序扩张也引发了诸多问题:同质化严重、价值取向不良等。同时,国家广电总局开展了系列网络微短剧治理工作,对含有色情低俗、血腥暴力等内容的微短剧下架,不断完善常态化管理。

“微短剧行业野蛮生长的周期逐渐步入尾声,从业者开始在市场开发、产业联动等方面做文章,希望以‘微短剧+’撬动行业新发展。”多位业内人士表示,微短剧和文旅结合,将成为行业发展的一大趋势。

今年1月,国家广电总局发布“跟着微短剧去旅行”创作计划,提出2024年要创作播出100部“跟着短剧去旅行”主题优秀微短剧,并制定了八大要求。记者梳理发现,要求中提到微短剧可以结合各地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街区、取材非遗项目、聚焦乡村振兴等,这将为县域发展开辟更多新的可能。

作为该创作计划首批推介项目的微短剧《飞扬的青春》,全程在温州瑞安曹村镇拍摄,将当地的美景、美食、文化与剧情深度融合。播出后,带动当地全域游客累计接待近20万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超30%。

景点、景区入剧,微短剧赋能文旅,三、四线城市“破圈”之路迎来新的赛道。

浙江衢州尝到甜头。继去年凭演唱会“出圈”后,今年计划乘上微短剧的春风。

衢州短剧超级工厂效果图。受访者供图

记者了解到,衢州市区向东17公里,一座占地面积约170亩,总投资约7亿元的短剧超级工厂正在建设中。负责该项目的衢江区康投集团投资管理部经理吴洪剑表示,他们看好微短剧和文旅的双向奔赴。一方面,短剧能让衢州有更好的曝光度,其背后涉及的演员、服道化、场地等系列产业,也是地方发展文旅产业的推动力量;另一方面,衢州的自然资源、文化底蕴,都是短剧拍摄的养料,而文旅微短剧宣传地域特色,也是去除同质化的核心要素之一。

在衢州,更多人在入局微短剧行业。

衢州腾云文化旅游发展公司董事长周建明去年年底开始“试水”微短剧,制作的《至尊神皇》上线仅48小时,收益就破千万。他开始思考下一部的微短剧计划。

“喝一口胡柚汁,尝一口鲜辣美食,配以《琼奴与苕郎》的民间爱情故事,成片画面已经在我脑海里了。”周建明设想从家乡常山入手,目前,他已和常山县文广旅体局达成初步合作意向,结合常山特色的文旅微短剧将于5月份开机。

临影厂。受访者供图

在杭州临平临影厂门前,多巴胺色彩的街景吸引了不少市民前来拍照打卡,这里是临平手攥“微短剧赋能地方产业”剧本“拍摄”出的镜头之一。临平计划通过临影厂影视微短剧品牌,打造从创作、拍摄、制作、发行、交易到衍生产业为一体的微短剧全产业链服务体系。

正在举行的第十一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临平宣布今年会加码微短剧产业,政策扶持等之外,将发力“微短剧+”新赛道,创新探索“微短剧+实体经济”“微短剧+乡村振兴”“微短剧+文化传承”等业态,赋能地方发展。

“美景加故事,能形成独特的文化记忆。”文旅部特聘专家、中国传媒大学网络视频研究中心研究部主任周逵表示,淄博烧烤、甘肃天水麻辣烫等的走红,都离不开故事元素,当前旅游已从过去“以景点为中心”转向“以人和事件为中心”,以优秀微短剧为代表的好内容,不仅是旅游的附加值,更成为旅游产品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破局“野蛮生长”

“现阶段很多观众对微短剧的印象仍停留在粗制滥造上,随着越来越多专业影视公司入场,以及系列监管治理举措的跟进,从更长的周期看,微短剧势必要摆脱流水线化的制作,向精品化发展。”春节后刚将办公室搬至横店华夏文化园的传承影视负责人傅伟兵说。

采访中,记者已发现变化的端倪。

最直观的是行业人才结构的调整。从王晶、周星驰等“下场”拍短剧,到华策、正午阳光等专业影视制作公司“挤入”赛道,长剧的人才培养等机制逐步复制到微短剧领域,原有的生产格局形成优胜劣汰。对这些专业公司,“与其称他们是入局者,不如称他们是破局者。”

其次,是微短剧制作成本明显上升。“早年拍一部微短剧的成本大概是10万到20万左右,现在涨到30万、40万甚至100万,大部分都用在了拍摄和制作环节。”傅伟兵说。显然,微短剧进入了提升品质的阶段。

当然,微短剧的品质化也不意味着盲目卷成本。短剧存在的根本在于低成本,在符合微短剧商业逻辑的基础上,“最终还是要卷内容。”

在临影厂拍摄的微短剧剧组。受访者供图

编剧小七在一年多的微短剧创作中摸索出了规律,短剧市场的急速爆发依靠“爽感+投放+付费”,但吸引观众不能只靠“爽”。在她看来,现在微短剧产业链上的每一环,都像是迎合流量的消耗品,内容不承担创作表达、用户不带来深度讨论、平台只关注网络分销,最终导致行业的可持续性不强。

她认为,符合创作规律,好的剧本才是开启微短剧品质化发展的一把钥匙。

参与出品、发行《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等多部爆款短剧的点众科技董事长陈瑞卿,曾在首届微短剧大会上表示:“如果不能摆脱低俗,不能摆脱过度商业化,不能提升作品文化内涵,不能跨越到精品,内容一味下沉,短剧市场可能50亿都没有。”

作为影视行业新兴的内容产品,如今微短剧的发展路径让许多业内人士想到曾经的网络电影。市场发展初期,生机勃勃但质量良莠不齐,经历野蛮生长,数轮行业淘洗、内部竞争,最终屹立不倒的,是兼顾社会价值、思想价值、审美价值和商业价值的品质化内容。

微短剧显然也走在这样一条路上。

横店,见识了太多流行之风,几多辉煌,几多衰落;影视圈,从来都是有人一举成名,有人黯然离场;网络上,有多少期待,就埋藏多少懊丧。

“收工!”采访当天21点,林青拍摄的又一部微短剧杀青。她脱下戏服,准备给自己放个小假。而在对面距离仅1公里外的街道上,还有一部微短剧正亮着大灯赶工拍摄。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