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舞台有啥不一样 “我们的村晚”“堪比过年”

2024-01-15 14:54

  记者 李增炜 吴丁宁

  从马府下村小广场出发,自横街沿溪而上,目的地村文化礼堂,拉线狮子、花灯花轿、舞龙等队伍一路“踩街”,红蓝相间的民族服饰和激昂的鼓点将气氛推向了高潮……这不是专业的剧组会场,而是村民们在庆祝自己的晚会。

  1月13日,我县王宅镇马府下村热闹非凡,2024年金华市农村文化礼堂“我们的村晚”活动就在这里举行。

  “村晚”是农历春节期间金华农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中的大事,当地很多村都有办“村晚”的传统,比如我县徐村“村晚”连办30多年。长期以来,这项传统面临着场所不固定、演员缺乏等难题。又一年春节将至,金华以农村文化礼堂为主舞台,办场乡亲们爱看的庆典,给农村的年味加码。

  据了解,该活动由金华市委宣传部、金华市文化广电旅游局、金华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金华市新闻传媒中心主办,武义县委宣传部、金华市文化馆、王宅镇人民政府承办。

  晚上七点,踩街队伍抵达马府下村文化礼堂,“我们的村晚”在欢呼声中拉开帷幕。

  兰溪的浣纱群舞、金东的音舞诗画……精彩节目轮番上演,表演者既有浙江婺剧院的资深演员,也有来自各县(市、区)的农民、创客、民间文艺家等,全市各村文化礼堂对晚会进行直播。“气氛这么热烈,堪比过年!”台下的马府下村村民叶昌洪不住夸奖。

  “不在文化礼堂,就在去文化礼堂的路上。”近年来,以文化礼堂为载体,金华的广袤乡间不断“烹制”文化盛宴。家门口的大舞台、越来越齐全的硬件配套、越办越丰富的文化活动,让这些文化礼堂成为群众放下筷子就想去的地方。

  用一座文化礼堂点亮一个村。以此次活动的主会场马府下村为例,自礼堂建成起隔三岔五开展文化活动,前不久还承办了全镇田园歌手海选大赛,原本寂寥的小村庄很快集聚起人气与业态。活动当天,礼堂内外人山人海,工作组设置了30个农特产品展位,并邀请网红达人带货助农增收,不远处的小广场上也搭建了志愿服务集市,逛花灯、写春联等节目吸引游人无数。在金华,这样的文化礼堂有2782家。

  “不光村村有文化礼堂,文化部门人员也会为我们的表演提供帮助,大家经常坐在一起探讨情节,登台的机会比以前多多了!”来自武义的表演者鲍禄平说。

  这次他和同伴上演由县文化馆、县戏剧曲艺家协会原创的武义十八响《到底生不生》,受到了新老戏迷们的追捧。为提升文化礼堂的“软实力”,我县还推出线上加线下的“共富百花会”品牌,群众在手机上点单感兴趣的节目和老师,平台会根据点单的需求量进行研判,送服务到所在村文化礼堂,精准满足群众文化需求。一年来,鲍禄平接受平台点单,到各地表演已有二十多场。

  文化礼堂不光要“有”还要“活”。 为此,各地都在花心思。一方面,聚焦资源盘活。比如婺城通过全域化礼堂方式盘活流转闲置民房、厂房、村集体用房和闲置土地;东阳建立财政、村集体、乡贤共同参与的资金筹集机制,动员乡贤能人回报桑梓;磐安宅口村借助中药主题文化礼堂,以药膳等特色资源开发专业技能培训课。

  另一方面,聚焦招才引智。从武义打造“15分钟品质文化生活圈”内的文化礼堂,到婺城依托农村文化礼堂搭建乡村创客孵化中心,再到永康市聘请优秀女性创业者、文化工作者组建“巾帼共富导师团”,不断探索找到文化供给的“正确打开方式”。

  资料显示,在金华已建成的2782家农村文化礼堂中,五星级农村文化礼堂314家,四星级农村文化礼堂448家,广泛开展“我们的村运”“我们的村舞”“我们的村晚”“我们的村礼”“文化下基层”等“土”味活动。

  当文化礼堂深度融入金华农村群众的日常生活,将带来什么改变?漫步于金华的乡间小道,可以看到这些充满泥土芬芳的文化地标,正转变为集文化馆、电影院、体育馆等多元空间于一体的“精神共富”阵地,群众也从单一地在礼堂看节目,向“学、演、赛”全程参与和互动转变。比如,2023年,金华市首届农村文化礼堂“村BA”男子篮球赛成功举办,全市近800支“村BA”篮球队参赛,1万多名群众积极参与。

  一座座文化礼堂,从无到有,从点到面,串珠成链,承载了村民们的乡愁,找回了农村的诗意与活力,敞开怀抱迎接五湖四海的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