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武义】一匹永恒的艺术之马——武义籍著名画家吴远谋先生追忆

作者:邹伟平
2024-04-03 16:40


一月底的一天,我正在菜场买菜。突然接到吴远谋老师的侄孙小吴的电话,小吴告知说“吴老师走了。”    


“走了?”我怔了一下,半晌说不出话来。虽然春节前我还和小吴商量过关于举办吴远谋老师画展的事情。当时小吴说吴老师因为小脑萎缩失去记忆,但是身体状况还不错,也可以考虑办展览的时候请吴老师回家乡来参加活动。


虽然知道年纪大了,什么事都会发生,虽然知道人终究是敌不过岁月的。但是,当我接到吴远谋先生因病逝世这个噩耗的时候还是感觉突然和惊愕,心情陷入了无限的悲哀和沉重。


(一)

认识吴远谋先生是37年前的事情,那时候我刚刚从温州大学干部专修班毕业被分配到县文联工作。记得到文联上班后遇到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具体联系操办《吴远谋张磊父子美术作品家乡汇报展》。展览是在劳动桥头老的博物馆举行,这里现在已经成为《千家驹藏书阁》。


那一次展览家乡领导非常重视,时任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张育林亲自出面接待并作重要讲话。展览也非常成功,这是吴远谋先生离开家乡以后的首次回乡展览,而且还是父子作品合展,这在小县城来说无疑是一次艺术盛会了,为家乡人民奉献了一场非常有特色的文化艺术大餐。当时参观的人络绎不绝,报社和电视台都做了丰富详尽的宣传传播,这样的画面仿佛就在昨天,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二)

画马,是吴远谋先生一生的追求。吴远谋画马,缘于“梦马”。儿时,吴先生曾经做过一个美丽的梦,梦见自己放牧时总是落在后面的那头瘸腿牛变成了一匹骏马,带着吴先生向前飞奔。

640.png

吴远谋早年曾得著名山水画家赵宗藻先生启蒙指教,1958年毕业于山东师院美术科,师承吕品、张鹤云、于希宁等教授。吴远谋做过中学教师,也干过群众文化和工艺美术等工作。1978年后任教于山东济宁师专艺术系,执教素描、水彩画、国画和创作等课程。


长期以来,吴远谋先生一直致力于美术教学和创作,在绘画技法上不断尝试探索,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吴远谋先生在山东、浙江、北京等地多次举办个展,作品入选第一、第二届世界水彩画展和众多邀请展、交流展和全国水彩画大展等,出版有《远谋画集》和《马不停蹄》系列画年历,艺术简历入编《世界书画家大辞典》和《中国艺术界名人录》等10多部典籍。1996年,吴远谋退休后移居北京。


吴远谋画路宽,题材广,在油画、水彩、水墨等领域都很有高的造诣。吴远谋的水彩画很受人欢迎,但是他更钟情的还是画马,尤其是退休以后,他的画马作品不断创新,画幅也越画越大,越画越有气势,画马成为他晚年孜孜以求的工作和毕生的艺术追求。

640 (1).png
640 (2).png

吴先生画马,不拘泥小节,不入俗套。他的大幅画作,线条张扬,气韵流动,气势磅礴;巨幅群马尤其出色,画出了万马奔腾、波澜壮阔的气魄和力度,尤其追求画面结构上的韵律,充满了一往无前所向披靡的气势和魄力。而他的画马小品却安静、恬淡,充满浓浓的人情味,似乎他的马是当作人来画的。


吴先生的画如其人,豁达、开朗、潇洒。不知道内情的人还以为吴先生一生顺畅,其实吴先生的从艺之路是较为坎坷和曲折的。


吴先生1936年出生于浙江武义一个叫吴村的小山村,1956年考入山东师范学院美术专业,其间《雨后工地》等画在省里获奖。然而,十年吴先生受到冲击停笔长达十年之久,八十年代初吴先生一度身体状况极差,眼睛差一点失明(得了中心视网膜炎),然而,就是在近乎“瞎眼”的环境中,吴先生仍然奋笔作画。吴先生戏称这段时间的画作为“瞎画”。这一时期吴先生以水彩画创作为主,他的水彩画构思独特,设色大胆奇险,画作融东西方文化为一体,既有西画的明暗和用光,又有中国画的飞白和意韵。


1987年,吴先生回乡举办“远谋、张磊父子艺术作品家乡汇报展”,当时我刚调到县文联工作,因为操办吴先生父子画展的缘故,从而与吴先生结下了亦师亦友的不解之缘。从而开始了我们长达近四十年的交往和友谊。


(三)

据我了解,吴先生画马大概是从80年代开始的,此后,吴先生从1988年的《马不停蹄系列画》开始,逐渐把绘画的主要精力集中到画马上来,而且把自己的一腔豪情都纳入到画马之中。用吴先生自己的话来说,他是想以马的奔腾来抒发自己对改革开放成就的认同和讴歌。虽然其间吴先生仍然从事水彩画的创作,如1997年他以长江长城为主题创作了长江系列和长城系列,但这一时期最受人们欢迎的却还是他的画马作品。从1990年的“吴远谋马画展”(北京国际艺苑展出),到2002年的“吴远谋画马艺术展”(中国美术馆展出),吴远谋两次在北京办展,前后相隔十年之久,可谓十年磨一剑,做到了厚积而薄发。

640 (3).png
640 (4).png

难怪廖静文先生到吴远谋家看画,一次看了4个多小时也不休息,口中不断地重复说:“这些画真好,好多年没见过这么好、这么多的画了”廖老兴致勃勃拿起画案上的毛笔写下了:“笔墨生辉,神形皆妙”的赞语。


2002年元月6日,在新世纪的第一个马年即将来临之际,“吴远谋画马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亮相,从而把吴远谋的艺术生涯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同时也使吴先生的画马艺术登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著名词作家乔羽观后即兴题词:所向无空阔。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汉民、著名评论家刘曦苏、刘龙庭和首都各新闻媒体对吴先生的画马作品都作了热情而中肯的评论报道。刘曦苏教授指出:“吴先生画万马奔腾所体现的龙马精神气势雄伟,势不可,给人以振奋、启迪、鼓舞和鞭策,这是近年来美术创作所欠缺的,吴先生以自己的作品强化了阳刚之气和进取精神”。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馆馆长杨力舟则为画展题词“翰墨铸情,龙马传神”。曾称赞吴远谋水彩“笔墨生辉,神形皆妙”的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对吴远谋的画马也给了很高的肯定和评介。

640.jpg

此后,他应邀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人民大会堂作画,参加“中国画家赴、泰国交流团”出访;《天马行空》等画作先后在澳门、曼谷展出并被收藏。


这一时期,吴先生的个性化画风得到进一步的彰显,画幅也越来越大,画的气势越发雄浑。同时,他应邀赴新加坡、法国等地参加书画交流展览等活动,思路愈加开阔,心气愈加勃发。北京人民大会堂的巨幅画作我无缘欣赏,然而县图书馆多功能厅后壁上的那幅由吴先生捐赠的《奔马图》,却让我一次又一次,带给我一次又一次的艺术冲击,令我浮想联翩,心潮激荡。


吴远谋先生曾在《画马抒怀》一文中写道:“我向往草原,渴望与马群生活在一起,特别是马的志在千里的志向与龙马精神时时在激励着我,我用马抒怀,大家能得到振奋与鼓舞。”这确确实实是吴先生的肺腑之言,道出了一个艺术家的博大胸怀和远大的理想。


原来吴先生所画的是梦中之马,其中寄托着艺术家企盼祖国繁荣富强的理想夙愿。吴远谋先生心中之蓬勃的情感涌向笔端,于是《一马当先跨世纪》、《天幕开启》、《神州龙骥捷步新世纪》、《龙马精神引领和谐世界》等等以马为题材的诸多大尺度的画马作品源源不断地横空出世。

吴远谋说,动物中他最钟情马,因为马通人性,马吃草、负重、温顺又善良,同时体态健美、动作敏捷、速度超群,奔跑起来有纵横驰骋的气势,而龙马精神正是中国文化的精髓。吴远谋是位很有和时代感的画家,他感觉中国社会进入九十年代以后像一匹骏马奔驰了起来,用马去反映时代生活是最好的艺术载体。


(四)

进入晚年以后的吴远谋变得更加勤奋和执着。他说,时间不等人,他要尽量抓紧时间,与时间赛跑,与命运抗争,争取在有生之年画出更多具有时代气息的盛世之马。马不停蹄追梦不止,带着自己的艺术追求和梦想驰骋在艺术道路上——这就是耄耋之年吴远谋先生的真实写照。

640 (7).png

前些年,吴先生身体健康的时候每年都要回家乡来走走看看。他时时关注着家乡的社会经济和文化事业的发展,热心和家乡的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交流和互动。


记得有一次我陪吴远谋先生和夫人张老师一起去白姆董处等地游览。吴远谋故地重游,兴致勃勃。每每看到一个他小时候曾经熟悉的老房子的时候,他都会像孩子一样站在这栋老房子面前大声叫唤“这里,这里!肯定就是这里了!”那神情,那神态,那脸上洋溢着的幸福微笑,至今还在我的面前一一浮现。


2007年5月16日,吴远谋先生及夫人张广爱女士回家乡出席了吴远谋绘画陈列馆开馆仪式。吴远谋为陈列馆无偿捐献了自己不同时期不同风格不同画种精品力作112件。画家在仪式上激动地说:“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是家乡地方政府和父老乡亲把它变为现实。”

从此,武义图书馆在原先叶一苇篆刻艺术馆的基础上,又增添了吴远谋绘画陈列馆。在这里,我们可以比较全面地了解吴先生的创作成果,感悟到吴先生对艺术的孜孜追求和一颗对祖国对家乡的拳拳爱心。

去年,吴远谋的侄孙吴龙腾专程回家乡拍一个关于吴先生的专题电视片,因此我们有幸相遇相识。

这一次由明招文化研究院与武义政协委员明招文化传承会客厅等单位联合举办的吴远谋艺术作品展览终于如愿得以举办,也同样得到了吴龙腾的全力支持与合作。展览的所有作品都是来自吴远谋先生小儿子吴坚和侄孙吴龙腾所收藏的精品力作。可惜我们景仰的吴远谋先生已经于今年1月29日在北京逝世,终年88岁。


一位笔名叫小溪的记者曾经作过如是描述:“作为农民的儿子,远谋从小吃苦耐劳;作为红军的后代又有不安于现状,立志进取的精神;作为画家,远谋并没有直接的草原生活体验,但画马寄思抒情始终是他的理想选择,他的画马作品已远远超出了画马本身”。我认为小溪记者的这一段评价十分忠恳、贴切。吴远谋先生一生梦马、爱马、画马 ,与马结下了不解之缘。其实在我看来,吴远谋先生就是一匹不知疲倦、勇于探索、纵横驰骋的千里马。如今,吴远谋先生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用毕生心血和精力所创作的艺术作品将承载着吴远谋先生的崇高人格和艺术精神理想永远地活在我们的心中。


吴远谋先生的艺术是永生的,吴远谋先生的艺术精神是永生的。


2024年4月2日完稿于武义瘦石斋




编辑:邹辛慧

一审:李丹

二审:郑静

三审:陈向江